<strike id="r7h3o"><bdo id="r7h3o"></bdo></strike>
<tbody id="r7h3o"></tbody>
    <nav id="r7h3o"><optgroup id="r7h3o"><td id="r7h3o"></td></optgroup></nav>

        1. <li id="r7h3o"><tr id="r7h3o"><cite id="r7h3o"></cite></tr></li>
            歡迎訪問中華商標網
            關注 | 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主要負責同志接受美國律師協會反壟斷在線期刊The Antitrust Source專訪
            2021年07月08日來源:市說新語
              近日,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局長吳振國接受美國律師協會反壟斷在線期刊The Antitrust Source專訪,從機構組建、工作成效、配套立法、各領域執法進展、公平競爭審查、國際交流、工作展望等12個方面,回答了編委會提出的25個問題,全方位、全圖景展示了中國反壟斷執法成效。英文專訪刊發后,在國內外引起較大反響。為此,特刊發中文專訪權威譯本(有關數據更新至6月30日),以饗讀者。
              The Antitrust Source是競爭和消費者保護領域的專業期刊,截至目前已對歐盟、德國、比利時、法國、荷蘭、巴西、南非、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及中國香港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的競爭機構負責人進行了專訪,在國際競爭領域具有較強影響力。
              The Antitrust Source:您所在的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反壟斷局成立至今已有三年了。如大家所知,反壟斷局是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DRC)、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SAIC)和中國商務部(MOFCOM)反壟斷部門重組而成,那么您能否告訴我們目前進展如何?您認為,這種合并可帶來哪些協同增效效應?合并后的反壟斷局較之以往在哪些方面表現得更好?是否仍然會面臨一些挑戰?
              吳振國:首先,感謝貴刊對中國反壟斷工作的關注,很高興有機會與國際同仁分享中國反壟斷執法工作的進展和成效。加強和優化政府反壟斷職責是中國政府機構改革的重要目標,2018年中國組建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其中一項重要職責就是整合了之前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和原國家工商總局三家機構的反壟斷職責,實現了反壟斷統一執法,提高了執法效率,增強了執法效能。三年來,我們著力整合反壟斷法律規定,統一反壟斷工作制度規則,加大反壟斷執法力度,高效開展反壟斷國際合作,機構改革效能充分彰顯。
              在健全市場競爭規則方面,我們在總結中國反壟斷執法實踐、吸收借鑒其他國家的做法和經驗基礎上,完成了《反壟斷法》修訂草案,進一步健全反壟斷法律體系。整合優化了之前分散在不同部門的反壟斷規章制度,制定或修訂了《禁止壟斷協議暫行規定》《禁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暫行規定》《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暫行規定》《經營者集中審查暫行規定》《關于禁止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規定》等5部部門規章,統一了反壟斷執法的程序、標準和尺度。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頒布了《關于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指南》《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經營者反壟斷合規指南》《壟斷案件經營者承諾指南》《橫向壟斷協議案件寬大制度適用指南》《關于汽車業的反壟斷指南》等6部指南,進一步增強反壟斷法律制度的可操作性和可預見性。
              在強化反壟斷執法方面,截至2021年6月30日,機構改革以來高效審結經營者集中案件1705件,辦結壟斷案件304件,罰沒款合計204.66億元,有力維護了市場公平競爭,保障了民生福祉。對葡萄糖酸鈣原料藥壟斷案作出3.255億元人民幣行政處罰、對先聲藥業壟斷案作出1.007億元人民幣行政處罰、對揚子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實施壟斷協議行為作出7.64億元人民幣行政處罰,有力維護了藥品市場公平競爭。對阿里巴巴集團公司在中國境內網絡零售平臺服務市場實施“二選一”壟斷行為作出182.28億元的行政處罰,處罰阿里巴巴、騰訊等22起平臺企業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案,為全球平臺經濟治理貢獻了中國經驗。破除行政性壟斷強力推進,依法查處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件161件,打破地域分割和地方保護,維護了全國統一大市場。
              在深化反壟斷國際交流合作方面,機構改革后,與歐盟、日本、韓國、菲律賓、塞爾維亞、白俄羅斯以及金磚國家等新簽和更新反壟斷合作文件16份,合作空間進一步拓展,合作水平進一步提升。與美國、歐盟、德國、俄羅斯、加拿大、印度、南非等司法轄區競爭機構就“陶氏化學與杜邦合并”、“拜耳收購孟山都”等數十起重大跨國并購案件開展執法合作,對維護國際市場公平競爭發揮了重要作用。我們還積極派員參加反壟斷領域國際會議和國際論壇,分享中國經驗,參與國際反壟斷領域最佳實踐研究。
              當然,任何時候挑戰都與機遇并存。與美歐等成熟經濟體相比,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還十分年輕,我們的執法力量與其他機構相比存在較大差距,我們的反壟斷法律制度體系需要進一步健全,我們的執法專業化程度需要不斷提升,我們也需要持續深化同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反壟斷執法機構的溝通和交流。與此同時,我們也面臨許多相同挑戰。比如,當前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持續蔓延,貿易和投資爭端加劇,世界經濟運行的風險和不確定性顯著上升,特別是疫后經濟復蘇階段,如何通過科學實施競爭政策和精準高效開展反壟斷執法,助力實現更加普惠的經濟增長,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共同問題。而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各種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不斷涌現,帶來了新的競爭問題和執法挑戰,需要我們共同應對,推動新經濟業態規范健康持續發展,為全球經濟增長注入新的動能。
              The Antitrust Source:與世界其他反壟斷執法機構相比,市場監管總局的人員編制相對較少,這種情況下你們如何履職確保充分發揮反壟斷執法效能?
              吳振國:相較于世界其他主要反壟斷執法機構,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人員編制較少,反壟斷監管力量還有待充實。與此同時,我們以機構改革為契機,著力構建統一、高效、權威的反壟斷執法體系,確保反壟斷執法效能的充分發揮:一是建立中央和省兩級負責的反壟斷執法體制,授權省級市場監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有關反壟斷執法工作,完善執法報告備案制度,加強對地方執法的指導,實現反壟斷統一執法“一盤棋”。二是充分發揮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作用,組建新一屆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修訂完善委員會工作制度,進一步發揮反壟斷委員會組織、協調、指導作用;組建新一屆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咨詢組和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專家庫,不斷強化對反壟斷工作的智力支持。三是提高反壟斷統一執法規范化標準化水平,除5部部門規章、6部反壟斷指南以外,還制定了覆蓋反壟斷工作全流程、全領域的30件工作制度和62件執法文書模板,向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印發15種法律文書范本,推動反壟斷執法提質增效。四是加強反壟斷執法能力建設,編寫了反壟斷統一培訓教材《中國反壟斷立法與實踐》、反壟斷執法手冊和反壟斷規章指南匯編,編寫出版了《壟斷協議經典案例選編》《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經典案例選編》《經營者集中反壟斷審查經典案例選編》《知識產權領域反壟斷經典案例選編》,舉辦執法骨干培訓班,總局成立以來累計培訓過千人,著力打造一支素質高、業務強的反壟斷執法隊伍。
              目前,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正在研究充實反壟斷監管力量的方案,進一步提升監管能力和水平,增強監管權威性。
              The Antitrust Source:如我們所見,部分省級市場監督管理局的活躍度日益增加。那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認為,地方市場監督管理局應扮演怎樣的適當角色?
              吳振國:202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突破100萬億元人民幣,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已經形成,與之伴隨的是部分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企業壟斷行為逐漸增加,迫切需要強化反壟斷監管,加強和優化政府反壟斷職能。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是中國反壟斷執法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維護市場公平競爭、保護消費者權益、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反壟斷執法方面,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根據授權負責本行政區域內壟斷協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件反壟斷執法工作,他們勇于擔當,主動作為,查辦了一批有影響力的壟斷案件。同時,針對壟斷行為多發的重點領域,市場監管總局會部署開展全國范圍內的集中執法,中央和省級市場監管部門上下聯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如,針對原料藥領域壟斷行為多發、損害下游藥品生產企業和患者利益行為,2020年市場監管總局持續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原料藥反壟斷集中執法,指導地方查辦原料藥壟斷案件,對原料藥壟斷行為形成有效震懾。在公平競爭審查方面,2019年9月,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實現國家、省、市、縣四級政府全覆蓋,各地市場監管部門牽頭建立本地區公平競爭審查聯席會議機制,充分發揮統籌協調作用,2020年全國共清理政策措施107萬件,廢止修訂近6000件,切實維護公平競爭制度環境。目前,31個?。▍^、市)均建立了政策措施督查抽查機制,河北、遼寧、西藏等22個省份開展了公平競爭審查制度落實情況第三方評估,有力促進構建高效規范、公平競爭的國內統一市場。在強化競爭政策實施方面,部分地方先行先試,在自貿試驗區開展競爭政策實施試點,為創新競爭政策實施體制機制,推動競爭政策落實落地提供寶貴經驗。在競爭文化倡導方面,地方市場監管部門結合本地實際,指導轄區內企業開展反壟斷合規工作,開展豐富多樣的競爭文化倡導活動,改善了地方的競爭生態,有力維護了全國統一大市場。
              The Antitrust Source:在向省級和地方一級的主管部門下放執法權限時,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如何確?!斗磯艛喾ā窏l款,例如,壟斷協議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相關條款解釋和適用的一致性?
              吳振國:在實際工作中,我們通過統一反壟斷執法規則、尺度和標準,加強對全國反壟斷工作的指導和協調,確保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嚴格依法履行職責。剛才我已經介紹了機構改革后我們依據《反壟斷法》總結執法實踐,借鑒美歐經驗,在統一反壟斷執法規則方面,制定了5部規章6部指南以及系列內部工作制度規則,從根本上保證了執法標準、尺度和程序的統一。從工作標準看,我們向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印發了15種法律文書范本,確保反壟斷執法的標準化規范化水平。從工作程序看,省級市場監管部門要在立案后規定時間內,將立案情況向總局備案;在擬作出銷案決定、行政處罰事先告知、行政處罰決定、中止調查、恢復調查和終止調查決定,以及擬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提出依法處理建議前,要將案件有關情況和文書草稿向總局報告,接受總局的指導和監督。案件調查和處理中的其他重大或者疑難事項,要及時向總局報告。此外,我們注重通過案件信息公開強化社會監督,省級市場監管部門要按照有關規定要求,做好案件信息的公示工作,在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中止和終止調查決定以及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提出依法處理建議后5個工作日內,要將法律文書報送總局。對省級市場監管部門不依法行政、違反法律規定執法辦案的,總局將視情況改變授權方式或者撤銷授權。
              The Antitrust Source:您認為過去一年執法方面最重要的亮點是什么? 
              吳振國:過去一年,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快速反應、沉著應對、擔當作為,反壟斷執法取得了顯著成效,彰顯了中國反壟斷執法體制抵御風險挑戰的靈活性和堅韌性。2020年,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共辦結壟斷案件109件,罰沒金額4.51億元;其中壟斷協議案件16件,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案件10件,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案件16件,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件67件。經營者集中案件立案485件,審結473件,其中附加限制性條件批準4件。我認為這一年中最突出的亮點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執法取得突破。2020年依法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并于2021年4月10日對其處以罰款182.28億元人民幣,這是中國平臺經濟領域第一起重大壟斷案件,對防止平臺壟斷、規范競爭秩序具有重要標桿意義。截至2021年6月30日,對22起平臺企業未依法申報經營者集中案作出處罰并向社會公布,保護了平臺經濟領域有效的競爭格局;發布《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增強反壟斷監管的前瞻性和針對性。
              二是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第一時間發布《關于調整疫情防控期間接待等工作方式的公告》《關于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反壟斷執法的公告》,從經營者集中審查、協議豁免、公平競爭審查、企業合規支持等方面,制定一攬子政策措施,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產。建立經營者集中反壟斷審查網上申報受理制度和經營者集中審查綠色通道,加快審查進程,降低企業交易成本,得到企業高度肯定。
              三是持續深化民生領域反壟斷執法。強化醫藥、汽車、建材、公用事業等民生領域反壟斷執法,在重大典型案件查處上取得突破,對葡萄糖酸鈣原料藥壟斷案依法從重作出行政處罰,罰沒金額3.255億元,指導地方查辦樟腦、三硅酸鎂等12個品種原料藥壟斷案,有力維護藥品市場秩序,保障了疫情期間常用藥市場的正常供應。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查辦了一批公用事業、建材、汽車等領域典型壟斷案件,切實維護消費者利益。
              四是堅決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加強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執法,著力糾正地方保護、指定交易等行為,辦結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67件,有力促進公平競爭,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
              The Antitrust Source:能否請您告訴我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是如何根據新冠肺炎疫情調整其工作的?
              吳振國:疫情爆發后,我們第一時間發布《關于調整疫情防控期間接待等工作方式的公告》和《關于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反壟斷執法的公告》,從反壟斷執法、公平競爭審查、企業合規支持等方面制定一攬子政策措施:我們建立了經營者集中反壟斷審查網上申報受理制度和經營者集中審查綠色通道,加快審查進程,降低企業交易成本,得到企業高度肯定。我們堅決保護疫情防控物資市場公平競爭,迅速對額溫槍零部件、非接觸式體溫計、原料藥生產企業涉嫌聯合漲價限價線索開展核查,穩妥處理醫療物資出口、消費券發放等政策措施中的公平競爭問題。我們及時響應企業訴求,公布反壟斷業務聯系方式,明確2個工作日的響應時限,接受企業、公眾電話咨詢3800余次,為企業提供高效便利服務。我們強化政策保障,鼓勵經營者積極參與疫情防控、加快復工復產,明確對符合《反壟斷法》規定的經營者合作協議依法予以豁免。我們進一步完善公平競爭審查機制,優化審查流程,全力營造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為助力復工復產、復商復市提供政策支撐。由于反應迅速、調整有力,在疫情防控形勢最為嚴峻的2020年上半年,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辦結壟斷案件62件,同比增長306%;罰沒金額3.5億元,同比增長64%,收到經營者集中申報217件、立案215件、審結219件,同比分別增長2.8%、6.4%和11.2%,平均立案和審結時間較2019年縮短20.9%和14.5%。
              The Antitrust Source:有人指出,2020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在面臨嚴峻疫情形勢的情況下,仍然大大提高了其執法效率。您是否贊同這一看法?如果贊同,能否與我們分享一些有用的秘訣?
              吳振國: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在疫情期間所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能被國際社會看到并認可,我感到十分高興。我認為這是客觀而公允的評價。剛剛我介紹了2020年中國反壟斷執法工作情況,以經營者集中審查為例,去年經營者集中立案和審結數量分別增長3.4%和5.0%,但平均立案和審結時間分別縮短27.0%和14.5%,審查效率大大提升,包括可口可樂、英特爾等美國企業在內的許多企業向我們致函表示感謝。
              剛剛我分享了在構建央地兩級反壟斷執法體制、完善法律規則體系、強化反壟斷執法、發揮系統合力等方面的經驗做法,這些都是我們得以有效應對疫情挑戰的重要因素。但我認為最重要的“秘訣”有兩方面:一是中國政府高度重視公平競爭在疫后經濟復蘇和增長中的重要作用。新冠肺炎疫情是百年來全球發生的最嚴重的傳染病大流行,也使全球經濟遭遇重創。中國政府注重發揮公平競爭在艱難時期支持企業生存發展、保護消費者利益、促進疫后經濟復蘇和增長等方面的巨大作用,去年以來對反壟斷工作作出一系列安排部署。例如,十九屆五中全會把公平競爭制度更加健全作為“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目標,要求打破行業壟斷和地方保護,形成國民經濟良性循環;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健全公平競爭審查機制,加強反壟斷執法。2020年12月16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作為今年八項重點工作任務之一,強調反壟斷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這些都為我們強化反壟斷工作指明了方向,奠定了基礎。
              二是我們有一支強有力的反壟斷執法隊伍。我注意到美國司法部反壟斷局代理助檢察長理查德·鮑爾斯先生(Richard A. Powers, Acting Assistant Attorney General of the DoJ Antitrust Division)在2021年度新聞稿(2021 Annual Newsletter) 中表示:“有賴于部門員工們的奉獻精神,盡管新冠疫情給我們造成了危機,但我們仍在代表美國消費者、工人和納稅者們繼續努力?!蔽覍Υ擞猩钌畹墓缠Q。我的同事們平均年齡只有39歲,但他們在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面前展現出強烈的使命擔當和勇敢無畏的精神。在疫情防控形勢最嚴峻的階段,他們中的很多人第一時間返回工作崗位,不計個人得失,為企業復工復產全力提供幫助;在查辦壟斷案件過程中,他們加班加點,晝夜奮戰,化解了一個又一個難題。中國反壟斷工作在疫情期間逆勢而上,離不開他們的敬業、付出和奉獻。
              The Antitrust Source:我們注意到,2020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了八項反壟斷指南,包括征求意見稿,涉及汽車、知識產權、數字平臺經濟、原料藥、寬恕政策以及合并申報規則等領域。那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積極推進這些立法議程的背景和動力是什么?
              吳振國:《反壟斷法》自2008年8月實施以來,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一直高度重視配套立法工作。機構改革后,市場監管總局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反壟斷統一執法需要,著力強化反壟斷領域的配套立法,完善反壟斷法律規則體系,不斷提升反壟斷工作的法治化水平。而執法實踐表明,反壟斷指南的出臺,對有效預防和制止壟斷行為、共同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發揮了重要作用。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截至目前我們發布了八項反壟斷指南(包括征求意見稿)。其中,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關于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指南》《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經營者反壟斷合規指南》《關于汽車業的反壟斷指南》《橫向壟斷協議案件寬大制度適用指南》和《壟斷案件經營者承諾指南》等6部指南已經發布實施,《關于原料藥領域的反壟斷指南》《企業境外反壟斷合規指引》等2部指南還在抓緊制定過程中。我們希望通過指南的實施,給經營者以明確、科學的規則指引,提高經營者反壟斷法律意識,統一反壟斷執法標準,提高執法透明度,降低行政執法成本,提高《反壟斷法》的可操作性和可預期性。
              下一步,我們將加強已發布實施的反壟斷指南的實踐總結,加強相關領域的反壟斷監管,保護市場公平競爭,維護消費者利益。同時,繼續按照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的工作部署,深入把握相關行業發展規律和特點,持續豐富反壟斷指南體系,不斷健全相關領域的反壟斷監管規則,引導有關行業持續創新健康發展。
              The Antitrust Source: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指南文件在最終發布之前往往會經過多輪的征求意見過程。那么請問,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認為,哪種類型的意見最有用?能否給出一些示例?
              吳振國:根據《反壟斷法》規定,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負責研究制定反壟斷指南,具體起草工作由委員會辦公室負責。委員會辦公室根據委員會的工作部署,在反壟斷指南起草過程中認真落實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開門立法的要求,在開展理論研究和調研的基礎上,通過多種形式廣泛征求政府部門、司法機關、專家學者、企業、商協會、律師事務所等意見,公開征求社會公眾意見包括其他反壟斷執法機構的意見,全面提升反壟斷指南的立法質量。
              從意見類型來看,上述各方面提出的意見建議都很有代表性、各有側重,也都很專業。有的意見聚焦執法程序,有的建議關注實體規則,有的意見圍繞經營者權利保護,等等。我們在立法過程中對這些意見都十分重視,認真梳理研究各方意見,對合理的意見建議按照“應采盡采”的原則認真研究吸納。這些意見建議對提升反壟斷指南的立法質量發揮了重要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在《反壟斷法》修訂和《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等指南起草過程中,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貿易委員會、中國美國商會、中國歐盟商會、美國律師協會以及跨國公司等都向我們反饋了很好的意見,我們專門進行了研究并采納了合理意見。在此,我要特別感謝一直以來關心中國反壟斷立法進程的外國同仁們,希望在未來不斷完善中國反壟斷法律體系的過程中,繼續得到你們的關注和支持。
              The Antitrust Source:據我們所知,《反壟斷法》修訂案目前已進入審議程序,而這也是全國人大2021年的重點工作之一。您能否介紹此次修訂案的亮點?您預計全國人大什么時候會頒布擬議的《反壟斷法》修訂案?
              吳振國:此次《反壟斷法》修訂亮點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更好發揮《反壟斷法》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制度功能。比如,明確將“鼓勵創新”、“強化競爭政策基礎地位”、“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納入《反壟斷法》,對平臺經濟領域公平競爭作出專門規定,增強法律制度的針對性。二是進一步完善反壟斷制度規則,解決反壟斷執法中面臨的突出問題。如新增組織幫助達成壟斷協議行為的禁止性規定,增加安全港條款,建立經營者集中審查“停鐘”制度,增強法律制度的可操作性和可預期性。三是強化制度執行,切實提升《反壟斷法》威懾力。如強化執法力量,保障反壟斷統一執法,規定反壟斷執法機構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調查處理權和被調查方配合調查的義務,強化部分壟斷行為的法律責任;對拒絕、阻礙審查和調查等行為加大處罰力度,切實提高法律威懾力。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計劃安排,反壟斷法修訂已經列入今年的工作計劃,我們將全力配合全國人大常委會做好法律修訂工作,爭取盡快推動新的《反壟斷法》頒布實施。
              The Antitrust Source:數字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已于2020年11月公開征求意見,并于2021年2月正式頒布。這一短暫的時間間隔是否反映了中國逐漸加強對數字平臺經濟領域的監管?
              吳振國:近年來,數字經濟快速發展,在提升經濟發展質量、為消費者提供更大便利、服務高質量生活的同時,競爭問題逐漸顯現,已成為全球競爭執法機構共同面臨的問題。一直以來,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對數字平臺經濟領域競爭問題保持密切關注,對數字平臺領域競爭狀況進行全面評估,對全球范圍內數字平臺領域反壟斷執法實踐開展深入研究,在此基礎上,總結中國執法經驗,借鑒國際做法,充分尊重和把握數字平臺經濟的發展狀況、經營特點和運行規律,2021年2月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出臺《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指南進一步明確了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執法原則,有針對性地細化分析思路,為平臺經濟領域經營者依法合規經營提供了更加明確的指引。在充分研究論證的基礎上快速出臺指南,體現了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對于數字平臺經濟領域競爭問題的關注,為所有市場主體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促進數字平臺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同時也為全球數字經濟領域反壟斷執法貢獻了中國智慧。
              The Antitrust Source:您能否向我們透露一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對阿里巴巴和其他數字平臺的調查進展?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對強化平臺經濟反壟斷監管有什么總體考慮?
              吳振國:根據舉報,2020年12月24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依法對阿里巴巴集團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數字平臺經濟商業模式復雜、專業技術密集、競爭業態多變。本案是全球第一起網絡零售平臺服務領域壟斷案件,具有較大難度和挑戰。市場監管總局在案件調查過程中,注重深入研究把握數字平臺經濟發展規律,廣泛調查取證,查明案件事實,深入開展研究論證,充分聽取涉案企業陳述意見,保障涉案企業合法權利。2021年4月10日,市場監管總局依法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責令阿里巴巴集團停止違法行為,并處以其2019年中國境內銷售額4557.12億元4%的罰款,計182.28億元。同時,按照《行政處罰法》堅持處罰與教育相結合的原則,向阿里巴巴集團發出《行政指導書》,要求其圍繞嚴格落實平臺企業主體責任、加強內控合規管理、維護公平競爭、保護平臺內商家和消費者合法權益等方面進行全面整改,并連續三年向市場監管總局提交自查合規報告。
              數字平臺經濟作為一種新興經濟業態,在促進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同時伴隨著競爭問題。數字平臺經濟領域“贏者通吃”“強者愈強”的特點明顯,容易形成一家或幾家獨大的寡頭格局,加之平臺企業兼具“企業”和“市場”雙重屬性,容易借助市場力量、平臺管理地位和數據、資本及技術優勢,實施壟斷行為,限制和排除競爭,損害消費者利益,影響行業創新發展。因此,近年來全球主要司法轄區反壟斷機構均積極研究探索相關機制和措施,對數字經濟開展科學有效的反壟斷監管。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關注到數字平臺經濟領域的競爭問題,并積極采取行動規范該領域競爭秩序,維護市場公平競爭。一方面,積極開展執法行動,有效預防和制止壟斷行為,應對和解決數字平臺經濟競爭問題;另一方面,注重加強制度建設,不斷完善數字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制度規則,更有針對性地規范和引導平臺企業依法合規經營,促進形成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The Antitrust Source:中國的互聯網經濟與世界互聯網經濟保持同步增長,但其主要市場主體在許多情況下并不同于世界其他地區,例如,騰訊相對于臉書、百度相對于谷歌、阿里巴巴相對于亞馬遜等等。在根據《反壟斷法》評估中國主要數字平臺的行為時,是否可借鑒其他全球執法機構對臉書、谷歌和亞馬遜等公司的執法經驗?
              吳振國:中國的互聯網經濟發展離不開世界互聯網經濟發展的大背景,中國的互聯網企業在發展過程中既吸收了世界范圍互聯網企業的成功經驗,也根植于中國國情,走出了中國道路?!斗磯艛喾ā穼嵤┲两?,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不斷吸收和借鑒世界各司法轄區的反壟斷執法經驗和成熟做法,同時注重自身的實踐經驗積累,不斷提升反壟斷執法的質量和水平。
              數字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是一個新領域,世界各國反壟斷執法機構都在積極研究和探索,涉及的相關難點問題具有一定的共性,我們關注其他司法轄區的執法實踐,注重借鑒國際經驗。同時,各司法轄區在執法中遇到的問題不盡相同,我們注重進行個案分析,根據不同案件情況對相關市場界定、市場支配地位認定以及行為定性等問題進行研究分析,以科學、有效、包容審慎監管為目標,履行好反壟斷執法職責,促進數字平臺經濟規范創新健康持續發展。
              The Antitrust Source: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對多起合并案提出了條件,我們注意到這些條件多為行為性補救方案。相比之下,歐盟和美國通常會試圖避免采用行為性補救方案。那么相較于結構性補救方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在哪些情況下會優先選擇采用行為性補救方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將如何實施行為性補救方案?實施過程是否遇到過任何問題? 
              吳振國:根據《經營者集中審查暫行規定》第三十三條,限制性條件包括結構性條件、行為性條件和兩者的結合。限制性條件需要根據具體經營者集中的競爭評估情況確定。不同類型集中可能產生不同競爭損害,從而適用不同類型的限制性條件。例如,在橫向集中案件中,通常情況下會優先考慮適用結構性條件,結構性條件無法適用或對申報方利益損害明顯超出比例時,可能會選擇適用行為性條件。在縱向或混合集中案件中,行為性條件如能更有效減少集中的不利影響,也將被予以考慮。在實際審查過程中,如果我們認為集中會產生排除、限制競爭影響,申報方可以提出承諾方案。我們會對承諾方案的有效性、可行性和及時性進行評估,如果該方案能夠有效減少集中對競爭產生的不利影響,我們可以做出附加限制性條件批準決定。很多司法轄區也是根據案件實際所面臨的競爭問題綜合采用行為性條件和結構性條件,也有一些案件單獨采用了行為性條件。從執法實踐看,附加行為性條件也實現了預期的效果。尤其是,附加行為性條件可以在減少集中對競爭產生的不利影響的同時,最大程度實現集中的效率,既能有效滿足維護市場競爭秩序,也可以充分維護當事方利益。在一些案件中,市場變化較快,競爭問題較為復雜,行為性條件可以根據案件具體情況進行設計,在監督執行過程中還能隨著市場變化適時調整,具有自身獨特的優勢。
              市場監管總局可以自行或者通過受托人對義務人履行限制性條件的行為進行監督檢查。我們會綜合運用文件資料審核、視頻會議、現場監督、第三方訪談等多種方式,確保限制性條件得到有效落實。具體來說,我們會定期審閱義務人履行義務報告和監督受托人監督報告;會同監督受托人實地監督執行;與主要競爭者、下游客戶、行業專家等開展訪談,廣泛聽取相關方對監督執行的意見建議;深入行業調研,加深對市場最新競爭狀況的理解,充分提高后續監督針對性和有效性。在監督執行過程中,如果發現當事方存在違反限制性條件情形,市場監管總局將依法作出行政處罰。
              The Antitrust Source: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一直努力加快合并審查流程,并且也通過使用“簡易案件”程序取得了明顯進展。但是,一些合并案的審查時間超過了180天,有時甚至超過一年。導致這些超長審查的原因是什么?您認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能否減少或消除此類冗長的審查過程?
              吳振國:審查效率不僅影響到交易成本和交易進程,也代表了執法機構的能力和水平,一直是各界十分關注的問題。面對反壟斷法實施十余年來經營者集中案件數量呈高速增長的態勢,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通過進一步優化辦案機制、提高申報便利度等多項舉措來不斷提高審查效率?!笆濉睍r期,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共收到經營者集中申報2316件,立案2130件,審結2147件,涉及交易額23萬億元,較“十二五”時期分別增長86%、82%、92%和64%。2020年立案和審結平均用時17.8日和24.2日,較“十二五”末期縮短23日和17日,用時同比減少58%和42%,審查效率大幅提升,有效降低企業制度性交易成本。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在案件數量不斷增長的同時,大案、疑難案件也在同步增加,對復雜案件的審查本身需要較長的審查時間。
              與歐美經營者集中審查制度不同,中國反壟斷法并未在經營者集中審查程序中引入“停鐘”制度,因此,申報方準備資料等執法機構不可控的時間均計入審查周期,個別案件審查時間超過了180天。這部分案件主要有兩類:一是集中有競爭問題,當事方在180天的時間內不能提出有效解決競爭關注的方案,希望繼續與市場監管總局溝通;二是集中在各個司法轄區審查,為協調各相關司法轄區的審查進度,經當事方同意或應當事方申請而延長。
              市場監管總局已注意此問題,在提高審查效率的同時將通過修訂《反壟斷法》引入“停鐘”制度解決此問題。
              The Antitrust Source:一些觀察者指出,所有附加限制性批準條件的合并案至少都涉及一兩家外國公司。有人說這是因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針對外國公司。您是否同意這一觀點?如果同意,您認為原因是什么? 
              吳振國:中國反壟斷法實施以來,累計附加限制性條件批準經營者集中案件49件,目前正在監督執行案件29件。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依法保障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執法過程和結果是公開、透明的,對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內資企業和外資企業都一視同仁,平等對待、公平公正執法,保障各類市場主體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市場監管總局《經營者集中審查暫行規定》也明確規定“平等對待所有經營者”,不存在所謂的選擇性執法問題。之所以涉及外國公司的附加限制性條件批準案件較多,與部分外國公司在某些行業和市場的競爭優勢顯著、市場力量較強有關。
              The Antitrust Source: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寬恕政策在鼓勵卡特爾參與者舉報非法活動方面取得了多大成功?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是否考慮對寬恕政策進行任何調整,以提高其有效性?
              吳振國:橫向壟斷協議通常具有嚴重排除、限制競爭的效果,同時具有高度隱秘性,如果參與協議的經營者能夠主動配合調查,將極大降低執法機構發現橫向壟斷協議和開展調查的難度。因此,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反壟斷執法機構均認可寬大制度在節約行政執法成本、維護消費者利益上的積極作用。
              為指導寬大制度的適用,提高執法透明度,2019年1月4日,根據《反壟斷法》,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制定并發布了《橫向壟斷協議案件寬大制度適用指南》,便于經營者申請寬大。從實施的具體情況來看,寬大制度在案件查辦中的積極效果已得到明顯體現。2020年辦結的16件壟斷協議案件中,有5件適用寬大制度,占比31.2%。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國寬大制度有較為完整的適用規則和程序,特別是《橫向壟斷協議案件寬大制度適用指南》對寬大適用范圍、申請時間、應提交的文件資料、順位制度、申請形式、減免處罰原則等實體和程序問題均有較為明確的規定,起到很好的指導作用。當然,在執法實踐中我們也發現現行規定有需要進一步細化和提升的空間,需要我們在執法中繼續探索、積累經驗,也需要向美國、歐盟等世界其他司法轄區學習和借鑒。
              The Antitrust Source:中國在實施公平競爭審查制度方面投入了大量資源。您能否向我們介紹相關的最新進展情況?到目前為止,在成功實施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過程中是否遇到了一些重大挑戰?
              吳振國:實施公平競爭審查制度是中國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重大決策部署。自2016年6月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建立以來,制度實施取得積極成效,實現國家、省、市、縣四級政府全覆蓋,清理各類政策措施189萬件,廢止修訂近3萬件;審查新出臺政策措施85.7萬件,修改調整4100余件,有力維護了全國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秩序。
              具體來說,我們圍繞健全公平競爭審查機制、增強制度剛性約束,重點開展了以下工作:
              一是加快構筑制度的法治基礎。先后印發《關于進一步推進公平競爭審查工作的通知》,制定《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實施細則》,支持民航局等部門研究制定行業性審查規則指引,進一步明確審查范圍,細化審查標準,規范審查流程,不斷健全制度規則體系,進一步夯實制度的法治基礎,為公平競爭審查制度深入實施提供制度保障。
              二是創新推動健全審查機制。針對制度實施中遇到的問題和困難,運用改革的思維和方法,創新推動健全第三方審查機制。先后支持深圳開展獨立審查試點,指導山東、安徽等地探索建立會審制度,對以政府名義出臺的政策措施,由文件起草部門會同市場監管部門進行公平競爭審查,不斷強化制度剛性約束。同時,發布《公平競爭審查第三方評估實施指南》,為開展公平競爭審查第三方評估提供明確指引,進一步提升審查質量和效果。
              三是切實強化監督考核。2020年,推動30個?。▍^、市)建立公平競爭審查舉報處理和回應機制,接受社會各界對違反公平競爭審查制度要求的問題進行監督,及時糾正和制止妨礙全國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同時,市場監管總局探索建立公平競爭審查考核評價制度,2018年至2020年連續三年開展公平競爭審查督查,通報了一批違反公平競爭審查標準的典型案例,全面提升了制度權威和效能。
              目前,中國正處在新發展階段,構建新發展格局、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對公平競爭審查制度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在審查方式、審查機制、監督手段等方面繼續探索創新、實現更大突破,更高質量更大力度推進制度深入實施。下一步,我們將堅持系統謀劃、整體推進,大膽改革創新,主動擔當作為,進一步健全公平競爭審查機制,不斷增強制度剛性約束,高質量落實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為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推動高質量發展、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The Antitrust Source: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及其省級主管部門對省市一級的一系列行政壟斷案件進行了調查。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國家一級的行政壟斷案件。您認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未來是否會調查國家一級的行政壟斷案件?
              吳振國:依法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是中國反壟斷法的重要內容,是保護市場公平競爭、維護消費者利益的內在要求,是打破地方保護、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的有效舉措。2018年機構改革以來,市場監管總局和省級市場監管部門高度重視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執法,制定出臺《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暫行規定》,聚焦關系民生和市場營商環境的領域,依法查處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件160余件,糾正了限定交易、妨礙商品自由流通、對外地企業實施差別待遇等典型違法行為,恢復了市場公平競爭,維護了全國統一大市場,保護了消費者合法權益。
              我們在工作過程中,注重將事前的公平競爭審查和事后的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執法有機結合起來,形成工作合力。通過這些年的努力,各級行政機關不斷提高公平競爭意識,高質量開展公平競爭審查,通過做好增量審查和存量清理,有效預防了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問題的發生。與此同時,我們不斷加大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執法力度,對公平競爭審查的“漏網之魚”高懸反壟斷利劍。我們在執法過程中,堅持對各級行政機關一視同仁。如果行政機關,包括國家行政機關,違反《反壟斷法》實施了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我們將依法查處,切實保護市場公平競爭和消費者利益,為各類市場主體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The Antitrust Source:您能否向我們介紹一下制定《關于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指南》的背景?該指南文件主要是根據中國在知識產權領域的執法經驗制定,還是前瞻性地根據歐美等其他司法轄區的做法制定?
              吳振國:中國《反壟斷法》第五十五條明確規定,經營者依照有關知識產權的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行使知識產權的行為,不適用本法;但是,經營者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適用本法。該條對知識產權濫用反壟斷規制作了原則性規定,為了在充分保護知識產權的同時,有效規制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降低執法成本和經營者合規成本,為適用《反壟斷法》規制濫用知識產權行為提供指引,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組織起草制定了《關于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充分總結執法經驗,廣泛征求各方面意見,同時借鑒了其他司法轄區的經驗和做法。
              The Antitrust Source:您如何看待中國反壟斷行政執法與私人執行的互動?
              吳振國:行政執法與民事訴訟是中國《反壟斷法》實施的兩種基本途徑。行政執法作為公權救濟途徑,民事訴訟作為私人救濟途徑,在實施的目標和價值取向上具有一致性,兩者獨立運行又相互配合、相互補充,共同維護市場競爭秩序,缺少其中任何一個方面都不利于反壟斷法的全面和有效實施。
              The Antitrust Source: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已根據《反壟斷法》裁定了許多重要案件,并且出臺了《反壟斷法》司法解釋。在維持轉售價格等問題上,最高人民法院采用的方法似乎與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不同。作為反壟斷行政執法機構,市場監管總局對縱向價格限制的執法態度如何?為什么?
              吳振國:縱向價格限制并非都是壟斷協議,并非都受《反壟斷法》規制。從中國立法框架來看,縱向協議直接的法律條文表述是《反壟斷法》第十四條、第十五條,《禁止壟斷協議暫行規定》第十二條。中國現行《反壟斷法》明確禁止并被直接認定為壟斷協議的縱向協議僅僅限于縱向價格協議中的固定轉售價格和限定最低轉售價格“硬核”協議,而對于縱向價格協議中的其他行為如限定最高轉售價格、建議轉售價格及所有的縱向非價格協議,則采取根據是否具有排除、限制競爭證據個案認定的規制方法,這從《禁止壟斷協議暫行規定》第十二條、十三條可以清晰判斷出來。從執法思路上,我們也呈現明顯的“兩分執法”。對于“硬核”縱向價格協議,我們目前的執法思路可以歸結為“原則禁止加豁免”。也就是說,如果一個縱向協議屬于固定轉售價格和限定最低轉售價格,那執法機構首先認定屬于壟斷協議范疇,依法應予以禁止,這就是所謂的“原則禁止”。而《反壟斷法》第十五條同時又規定,形式上屬于上述縱向價格壟斷協議但符合一定情形的,雖然被認定為壟斷協議,但可以不被禁止,這就是所謂的“豁免”。
              “原則禁止加豁免”的執法思路勢必引出舉證責任分擔問題。對于行政執法機構而言,只需證明經營者之間的協議或協同行為屬于“硬核”縱向價格協議,其客觀存在;而證明不會嚴重限制競爭,具有合理目的,能使消費者獲利從而不被禁止的舉證責任在于經營者,由經營者提出證據,執法機構決定是否采納。
              我們認為,上述執法思路與其他司法轄區的“本身違法原則”或“合理分析原則”均不能完全劃等號,其實質上賦予了當事方的抗辯權,但對舉證責任的要求相對較高。我們行政執法采取該思路主要基于以下考量:一是符合現行《反壟斷法》立法者的立法原意,法律邏輯上具有自洽性。二是可以節約進行全面調查和復雜經濟分析所耗費的大量執法成本。三是為市場主體經濟活動提供了相對明確的合法性標準。四是在縱向“硬核”價格協議效率抗辯理論及實證經驗均相對不足的客觀條件下,作出的執法審慎性選擇。五是與世界大多數司法轄區的執法理念保持一致。
              The Antitrust Source: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如何與其他司法轄區的競爭執法機構合作?您能否談下與其他司法轄區執法機構之間進行的有益互動?
              吳振國:反壟斷的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程度很高。強化反壟斷國際交流合作,加強全球競爭治理,對深化國際經貿合作,實現全球共同繁榮進步,具有重要意義。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十分重視競爭政策與反壟斷領域國際交流合作,形成了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反壟斷國際合作局面。截至目前,我們已與美國、歐盟、俄羅斯、英國、日本等33個國家和地區反壟斷執法機構簽署55份合作文件,建立了常態化的反壟斷國際合作機制。借助不斷完善的多雙邊合作機制,我們與美國、歐盟、德國、俄羅斯、加拿大、印度、南非等司法轄區競爭機構就“陶氏化學與杜邦合并”、“拜耳收購孟山都”等數十起重大跨國并購案件開展執法合作,對避免相沖突的審查結果、維護國際市場公平競爭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陶氏化學與杜邦合并”被歐盟譽為“中歐競爭合作的典范”。與此同時,反壟斷執法國際合作領域也逐步拓展到壟斷協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案件執法合作。2019年5月,市場監管總局與歐盟競爭總司簽署了《關于反壟斷案件調查合作的實務指引》,為雙方壟斷協議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案件合作構建了框架。2020年10月聯合國關于競爭和消費者保護第8次審議大會期間,中俄雙方作為共同提案國,將“打擊跨境卡特爾”作為聯合國貿發會競爭法律與政策政府間專家組2020-2025年工作的優先領域。
              此外,我們積極參加世界貿易組織(WTO)、聯合國貿發會(UNCTA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亞太經合組織(APEC)等多邊組織舉辦的反壟斷領域國際會議和國際論壇,參加美國律師協會、德國國際競爭大會、東亞競爭高官會、俄羅斯圣彼得堡國際法律論壇等國際論壇或專題會議,利用多邊平臺了解最新動態,分享中國經驗,積極參與國際反壟斷領域最佳實踐研究。我們還與歐盟、美國、德國、日本等國家和地區的競爭機構通過組織國際研討會、競爭政策周、培訓等多種方式深入開展技術交流,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還通過參加OECD、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等組織的反壟斷研討,與其他司法轄區執法人員開展技術交流,對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的能力建設發揮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經濟陷入深度衰退,傳統意義上的國際交往受到嚴重影響。與此同時,遠程會議、視頻會見等新的溝通方式迅速普及,為拓寬合作范圍、深化合作內容創造了便利條件。去年一年,我們共參與線上國際交流活動30余次,與其他國家和地區反壟斷執法機構開展案件執法交流30余次,反壟斷國際合作克服疫情不利影響,取得來之不易的進展和成效。例如,我們與其他金磚國家競爭機構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實際困難,采取外交傳簽方式,如期簽署了《金磚國家競爭機構負責人聲明》,確認對《金磚國家競爭法律與政策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進行無限期延長,標志著金磚五國競爭法律與政策領域開啟新的合作篇章??偩指柿馗本珠L出席金磚國家反壟斷政策協調委員會(部級)視頻會議,會議發布了《金磚國家競爭機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合聲明》,在攜手抗擊疫情、促進經濟復蘇的關鍵時期,就進一步深化金磚國家競爭領域合作、共同應對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挑戰表明立場。我們與歐盟競爭總司克服重重困難,首次采用線上方式舉辦已持續十年的競爭周活動,圍繞中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歐盟委員會競爭總司外國補貼白皮書、中國《反壟斷法》及《經營者集中審查暫行規定》的修訂、合并救濟實施中以及卡特爾案件調查的國際合作、經營者集中申報標準等議題展開深入而充分的交流與探討,彰顯中歐雙方不斷深化競爭領域合作的強烈意愿。此外,去年我們還先后與巴基斯坦競爭委員會、英國競爭與市場管理局等舉行了司局級視頻會議,進一步深化了雙邊競爭領域交流合作。
              The Antitrust Source:地緣政治環境,例如,緊張的中美貿易關系,是否會對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與其他司法轄區執法機構之間的互動產生任何影響?這是否會影響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在中國的反壟斷執法活動?
              吳振國:過去幾年中美關系的確遭遇了嚴重的困難,給兩國和世界都帶來了不利的影響。但中美兩國也有著廣泛的共同利益,有許多可以合作的領域,就像我們同美國同仁們,一直保持在反壟斷領域密切而務實的合作。讓我們非常感動的是,去年中國疫情最嚴峻時刻,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主席約瑟夫·西蒙斯先生、美國司法部(反壟斷局)助理司法部長馬肯·德爾拉西姆先生聯合致函甘霖副局長,表達對中國同仁的殷切問候,以及與中方不斷深化反壟斷領域各項合作、推動商簽新的中美反壟斷合作備忘錄的良好意愿。為便于新的備忘錄簽署前持續深入開展反壟斷案件合作,雙方還互致信函對2011年備忘錄中的保密條款進行了重申。中國有句古話叫“不畏浮云遮望眼”,我們始終相信合作才能雙贏,對抗導致俱傷。公平競爭是市場經濟國家經濟運轉的共同原則,反壟斷法是國際經貿領域的基礎性制度。中美兩國的貿易規模在去年多重沖擊的背景下,仍然達到4.1萬億人民幣,增長8.8%。中美加強競爭政策和反壟斷領域交流合作,符合兩國企業和人民的共同利益。我們希望和美國同仁一道,加快推動商簽新的中美反壟斷合作備忘錄,并在合適時機、以合適方式舉行第五次中美反壟斷高層對話。
              至于緊張的地緣政治環境是否會影響中國反壟斷執法,我想您應該能從我此前的介紹中得出結論。從執法原則看,中國反壟斷執法嚴格依法進行,無論是國企、外企、民企,我們始終一視同仁、公平對待。從執法實踐看,去年我們的執法重點,無論是民生領域還是平臺經濟,涉及主體主要是國內企業,我們行政壟斷執法的對象也主要是國內政府部門。中國反壟斷執法從來、也不會成為地緣政治的工具。與此同時,我們恰恰覺得中國企業在海外的經營活動應當獲得公平對待,不要遭遇無端的調查、指控和封鎖,這不僅傷害中國企業,也會傷害到美國企業。未來我們也會進一步加強中國企業海外反壟斷合規建設,為企業提供必要的指導和幫助。
              The Antitrust Source: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在牛年有哪些計劃?接下來的這一年有哪些特殊的優先事項?
              吳振國:中國剛剛發布的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對強化競爭政策基礎地位作出專題部署,要求堅持鼓勵競爭、反對壟斷,完善競爭政策框架,構建覆蓋事前、事中、事后全環節的競爭政策實施機制,加大反壟斷執法力度。今年是中國的牛年,也是“十四五”的開局之年,我們將充分發揚為人民服務孺子牛、創新發展拓荒牛、艱苦奮斗老黃牛的“三牛精神”,重點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強化重點領域反壟斷執法。依法查處平臺企業壟斷案件,全面落實平臺企業并購行為依法申報義務,完善平臺企業壟斷認定等法律規范,促進平臺經濟規范有序創新健康發展。繼續圍繞醫藥、汽車、公用事業等重點民生領域開展執法,增進民生福祉。著力查處限定交易、阻礙商品和要素在地區間自由流通等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
              二是完善反壟斷法律規則體系。積極配合司法部、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加快《反壟斷法》修訂進程,強化公平競爭的法治保障。制定出臺《關于原料藥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和《企業境外反壟斷合規指引》,促進經營者依法合規經營。發布《中國反壟斷執法年度報告(2020)》,評選2020年反壟斷執法十大典型案例,提升全社會反壟斷法律意識。
              三是強化競爭政策基礎地位。加快制定《關于強化競爭政策實施的指導意見》,在全國自貿試驗區強化競爭政策實施。出臺《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實施細則》,強化制度剛性約束。加強競爭文化建設,會同人民出版社編輯出版《反壟斷知識干部讀本》《反壟斷知識企業讀本》,出臺市場競爭狀況評估工作規則,開展重點行業市場競爭狀況評估,充分發揮評估成果對強化反壟斷執法和深化市場化改革的支撐作用。
              四是深化反壟斷國際交流合作。按照大會輪辦機制,第七屆金磚國家國際競爭大會將于11月9-10日在中國四川成都舉行。這是金磚國家國際競爭大會第二次來到中國,也是總局成立后首次承辦這次大會。目前我們正在精心籌備大會各項工作,希望屆時能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仁面對面交流,共同探討競爭領域熱點問題。同時,我們希望持續加強同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個國家和地區反壟斷執法機構的交流合作,通過國際競爭規則的有效對接和協調,為疫后世界經濟復蘇創造公平有序的制度環境。
              最后,再次感謝貴刊的采訪。中國反壟斷執法一直是公平公正的、開放的、透明的,我們愿意有更多機會同全球同仁交流探討,共同應對國際壟斷行為,營造公平有序的國際市場環境。
            • 聯系我們
            • 北京市海淀區阜成路北三街8號
            • 電話:86-10-68014071
            • 傳真:86-10-68018055
            • 郵箱:cta@cta.org.cn
            • 協會微信
            • 協會微博
            版權所有:中華商標協會    京ICP備06065018號             技術支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經濟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中華商標協會    京ICP備06065018號
            技術支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經濟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中華商標協會  京ICP備06065018號     技術支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經濟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