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r7h3o"><bdo id="r7h3o"></bdo></strike>
<tbody id="r7h3o"></tbody>
    <nav id="r7h3o"><optgroup id="r7h3o"><td id="r7h3o"></td></optgroup></nav>

        1. <li id="r7h3o"><tr id="r7h3o"><cite id="r7h3o"></cite></tr></li>
            歡迎訪問中華商標網
            北京知產法院裁判賞析 | “摩卡MOCCA及圖”商標權撤銷復審行政糾紛一審行政判決書
            2021年07月17日來源:知產北京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判 決 摘 要

            裁判要點
              1.審查判斷注冊商標是否成為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中的通用名稱,一般應以當事人向行政審查部門提出撤銷申請時的事實狀態為準??紤]到注冊商標從成為通用名稱到權利滅失存在時間差,時間差越長,對其他經營者越不公平,對競爭秩序的維護越不利,而采納行政機關審查及法院審理過程中的事實,避免重新啟動撤銷程序,有利于縮短時間差,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因此,行政機關審查和法院審理過程中事實狀態發生變化的,應當以審查及審理時的事實狀態判斷是否成為通用名稱。
              2.商標法之所以規定注冊商標成為核定商品的通用名稱后應當予以撤銷,根本原因是此時注冊商標已無法再發揮商標應當具備的區分商品來源的功能,消費者認牌購物的基本需求無法得到保障,其他經營者自由使用公共標志的正當權利可能受到阻礙,而非出于對商標權利人未能有效維護注冊商標的懲罰。因此,它更關注的是通用化的后果是否形成,而非通用化形成的原因以及商標權利人在阻止通用化過程中的努力。對于注冊商標因通用化而失權這一制度設計來說,不僅僅考慮商標權利人自身原因造成的通用化,不以商標權利人在通用化的過程中存在主觀過錯為前提,更為合理。
              3.從文義解釋的角度出發,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中因成為通用名稱而予以撤銷的商品應僅限于通用名稱所指向的商品,而不包括類似商品。

              備注:本摘要并非判決之組成部分,不具有法律效力。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行政判決書

             ?。?018)京73行初3240號
              原告:北京慧能泰豐信息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
              負責人:蔡采。
              委托訴訟代理人:柳愛杰,北京市奮迅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宣木子,北京市奮迅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薊門橋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長雨,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高秀磊,國家知識產權局審查員。
              第三人:瑞昶貿易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臺灣地區新北市。
              法定代表人:劉宏銘,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永旭,北京市時代九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原告北京慧能泰豐信息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簡稱慧能泰豐公司)因商標權撤銷復審行政糾紛一案,不服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于2018年2月2日作出的商評字[2018]第18995號關于第9199914號“摩卡MOCCA及圖”商標撤銷復審決定(簡稱被訴決定),于法定期限內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8年4月1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并通知被訴決定的利害關系人瑞昶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瑞昶公司)作為本案第三人參加訴訟。2018年10月11日,本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慧能泰豐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柳愛杰、宣木子,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高秀磊,第三人瑞昶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永旭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被訴決定
              被訴決定系商標評審委員會針對慧能泰豐公司就第9199914號“摩卡MOCCA及圖”商標(簡稱訴爭商標)所提撤銷復審申請作出,該決定認定:通用名稱包括法定通用名稱和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無論法定通用名稱還是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由于其具有反映一類服務與另一類服務之間本質區別的功能,在一定范圍內被相關公眾普遍認知和使用,已不能起到標識不同服務來源的作用,故不應作為商標注冊。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即俗稱,系指某一名稱雖未被規范性標準或辭典等收錄,但客觀上作為通用名稱已被廣泛認可和使用。鑒于約定俗成系對客觀使用狀態的反映,慧能泰豐公司應圍繞該名稱在現實經濟領域的使用狀況提供相應證據證明。本案中慧能泰豐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在注冊之后演變成為核定使用商品領域的通用名稱。另根據瑞昶公司提交的證據可以證明,訴爭商標核準注冊之后,經瑞昶公司長期廣泛宣傳和規范使用,獲得了較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可以使一般公眾將其與瑞昶公司所提供的咖啡等商品聯系起來,并未演變為該商品領域的通用名稱。為制止他人對“摩卡MOCCA”“摩卡咖啡”的不當使用行為,瑞昶公司積極采取措施維護商標權利及其與訴爭商標在核定商品上形成的對應關系。綜上,慧能泰豐公司所提撤銷理由不能成立,訴爭商標予以維持。

            原告慧能泰豐公司訴稱
              訴爭商標由中文“摩卡”及英文“MOCCA”組成,英文“MOCCA”因拼寫和識讀方式會被相關公眾識別為“摩卡”的音譯,故訴爭商標的顯著識別部分為“摩卡”?!澳ā毕狄环N花式咖啡,由意大利濃縮咖啡、巧克力醬、鮮奶油和牛奶混合而成,在制作方法、工藝、原料等方面有獨特的要求,屬于一個特定種類咖啡的通用名稱。除咖啡類商品外,“摩卡”指定使用在“可可制品、巧克力醬、茶飲料、糖”等非咖啡類商品上,會被當作對商品原料的描述,表示相關商品具有與摩卡咖啡相同或相近的口味,亦缺乏顯著特征。因此,訴爭商標核定使用在“咖啡、可可制品、巧克力醬、茶飲料、糖”等全部商品上缺乏顯著特征,不能發揮商標所具有的區分商品來源的功能。根據2013年8月30日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訴爭商標應予以撤銷。綜上,請求法院撤銷被訴決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決定。

            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辯稱
              堅持被訴決定的意見。被訴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作出程序合法,原告的訴訟請求和理由不能成立,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第三人瑞昶公司述稱
              訴爭商標由第三人獨創組合設計而成,其中“MOCCA”為第三人臆造詞匯,訴爭商標并非其核定使用的咖啡商品的通用名稱。與此同時,訴爭商標經第三人長期宣傳和大量使用已具有較強的顯著性和較高的知名度,構成馳名商標,并與第三人形成了穩定的一一對應關系,具有清晰的指示商品來源的作用。因此,訴爭商標的注冊和使用未違反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本院經審理查明
              訴爭商標系第9199914號“摩卡MOCCA及圖”商標(商標圖樣附后),由瑞昶公司于2011年3月11日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并于2012年5月21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0類“咖啡、可可制品、咖啡調味香料(調味品)、加奶咖啡飲料、含牛奶的巧克力飲料、做咖啡代用品的植物制劑、巧克力醬、茶飲料、糖”商品上。
              2015年9月30日,慧能泰豐公司依據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以訴爭商標已成為核定商品上的通用名稱為由,向商標局提出撤銷申請。商標局經審理后于2017年1月6日作出商標撤通字[2017]第Y000001號決定,認定慧能泰豐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在注冊之后演變成為“咖啡”等商品的通用名稱,與商標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稱之情形不符?;勰芴┴S公司的撤銷理由不能成立,訴爭商標不予撤銷。
              慧能泰豐公司不服上述決定,于2017年2月24日向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復審。為證明訴爭商標已成為其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慧能泰豐公司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
              (一)詞典對“mocha”“摩卡”的釋義
              1.現代出版社1988年11月版《朗文現代英漢雙解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摩卡咖啡(紅海摩卡港出口之一種咖啡)”。上海譯文出版社2007年3月第1版《英漢大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1.摩卡咖啡,優質阿拉伯咖啡……”
              2.百度詞典關于“摩卡”的釋義為“cafe mocha,一種巧克力,咖啡和牛奶混合成的飲料”。必應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1.摩卡咖啡,優等咖啡;2.加巧克力的摩卡咖啡飲料”。有道詞典關于“摩卡”的釋義為“指原產地為埃塞俄比亞的咖啡豆,豆形小而香味濃,酸醇味強”。有道詞典關于“摩卡”的相關英文,顯示有mocha、mokha、mocca、caffe mocha。
              (二)書籍、媒體關于“摩卡”的介紹和報道
              3.品度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8月版《世界咖啡百科》、廣東經濟出版社2001年6月版《咖啡調配》中關于“摩卡”的介紹,其中提到“也門咖啡是原始的摩卡咖啡,以今日的歐穆卡(AL Mukha)港口舊名而命名”等內容。
              4.國家圖書館科技查新中心于2015年5月5日出具的《檢索報告》,其對2015年3月12日前“摩卡”在中文報紙期刊中的相關報道進行檢索,顯示有文章419篇。其中,1990年第6期《食品工業》刊登的《西點制作方法連載(七)》一文介紹了如何在奶油中加入可可粉制作摩卡口味的蛋糕;1998年第7期《廣東科技》刊登的《咖啡及其特性的淺析》一文提到摩卡是著名的咖啡產地之一;1999年第1期《中國商界》刊登的《制作咖啡情調》一文載有“產于非洲的摩卡咖啡”;2000年第10期《書城》刊登的《空想路上的咖啡館》一文載有“從經典的藍山到俏皮的摩卡”;2001年5月28日《中國商報》刊登的《咖啡家族出新秀》一文提到“在意大利的拿鐵咖啡中加入巧克力就可以調成香濃的摩卡咖啡”;2002年7月19日《天津日報》刊登的《咖啡的主要品種和特色》一文載有“摩卡:產于依索匹亞(非洲)、阿拉伯港口,酸醇香、帶潤滑的中酸到強酸、甘性特性”等內容;2008年8月1日《每周文摘》刊登的《動手制作冰摩卡咖啡》一文介紹了制作冰摩卡咖啡的方法;2012年9月17日《南方都市報(廣州版)》刊登的《什么咖啡最受歡迎?卡布奇諾、拿鐵、摩卡位列前三》一文稱,卡布奇諾、拿鐵和摩卡是中國最受歡迎的三種咖啡;2015年3月5日《環球時報》刊登的《世界第一杯咖啡來自阿拉伯》一文提到,摩卡起源于也門,是世界最受歡迎的八種咖啡之一。
              5.中國日報中文網2015年5月10日《咖啡與巧克力的絕佳搭配,值得靜靜享受的摩卡時光》一文,其中對單品摩卡、花式摩卡、摩卡港、摩卡咖啡豆以及摩卡咖啡的制作工藝、香味和口感作了介紹。
              6.中國咖啡網上關于“摩卡”“摩卡咖啡”的介紹文章,其中提到“摩卡一詞最初興起于十六七世紀的歐洲,因為當時從阿拉伯世界輸入的咖啡都是從也門的摩卡港轉運過來,所以最初人們把‘摩卡’當做咖啡的代名詞……”“有人說摩卡是某個產地,某些人印象里,摩卡又是甜甜的巧克力咖啡。事實上,正宗的摩卡咖啡只生產于阿拉伯半島西南方的也門共和國,生長在海拔三千至八千英尺陡峭的山側地帶,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咖啡?!?/font>
              7.百度百科、搜狗百科、維基百科、互動百科、中文百科在線關于“摩卡”的介紹。如百度百科中記載“摩卡,位于也門紅海岸邊的一個港口城市。從十五世紀到十七世紀,摩卡曾是全球最大的咖啡貿易中心……在英語中,cafe mocca(摩卡咖啡),指混合巧克力的咖啡,與卡布奇諾等,成為咖啡飲料的主要品種……”搜狗百科中記載“摩卡(衣索匹亞)具有特殊之風味,其獨特之甘,酸,苦味,極為優雅……若調配綜合咖啡,更是一種理想的品種?!本S基百科中記載“摩卡也是一種‘巧克力色’的咖啡豆(來自也門的摩卡),這讓人產生了在咖啡混入巧克力的聯想。在歐洲,‘摩卡咖啡’既可能指這種混合巧克力的咖啡,也可能僅僅指用摩卡咖啡豆泡出來的咖啡。這種混合巧克力的咖啡,與卡布奇諾、拿鐵等,成為咖啡飲料的主要品種?!?/font>
              (三)行業協會關于“摩卡”的說明和介紹
              8.中國飲料工業協會于2013年9月3日出具的《關于“摩卡咖啡”有關問題的說明》,其中提到“在飲料行業內,‘摩卡’的稱謂已被普遍認為是代表一類風味的咖啡產品名稱?!?/font>
              9.亞洲咖啡協會網站、福建省咖啡業協會網站、云南省咖啡行業協會網站、廣州市咖啡行業協會網站、廈門市烘焙與咖啡協會網站關于“摩卡”“摩卡咖啡”的介紹。如亞洲咖啡協會網站介紹了藍山咖啡、摩卡咖啡、哥倫比亞咖啡等各種咖啡的名稱及其來歷,并提到“摩卡咖啡,目前以也門所生產的咖啡為最佳,潤滑中甘性特佳、風味獨特……是極具特色的一種純品咖啡”。福建省咖啡業協會網站提到“至今仍有一種著名的咖啡稱為‘摩卡咖啡’,其名稱就源自也門的紅海港口Mocha”。廣州市咖啡行業協會網站提到“古代的也門咖啡都由摩卡港出口,所以統稱為‘摩卡咖啡’,享譽至今”。
              (四)同業經營者對“摩卡”“MOCCA”的使用情況
              10.COSTA COFFEE、MAAN COFFEE(漫咖啡)、COFFEE BENE(咖啡陪你)、太平洋咖啡(Pacific Coffee)、上島咖啡等咖啡館提供摩卡咖啡飲料的相關網頁內容。
              11.在亞馬遜、天貓、京東等電商平臺搜索“摩卡”出現的相關商品信息。如“BIALETTI比樂蒂 摩卡壺 MOKA意式咖啡壺”“吉泰兒 咖啡過濾紙 摩卡意式咖啡壺專用過濾紙”“Grandos格蘭特摩卡速溶黑咖啡100g(德國進口)”“韓國進口咖啡100條裝 麥馨maxim三合一摩卡”等,其中也包括摩卡食品有限公司的“摩卡咖啡三合一隨身包(上選口味)”“摩卡炭燒咖啡160g”等商品信息。
              12.京東網站中有關“Mings銘氏咖啡 黑袋 摩卡風味研磨咖啡粉454g”“Nestle雀巢咖啡摩卡咖啡條裝105g”“三得利 利趣摩卡咖啡飲料480ML*15瓶 整箱”“吉意歐GEO摩卡咖啡豆500g”“組合裝 原裝 進口藍山咖啡豆/埃塞俄比亞 哈拉爾摩卡咖啡豆454g*2包”“印尼進口 可比可(KOPIKO)摩卡咖啡12包+3杯363.75g”等商品的銷售及介紹頁面。
              (五)消費者對“摩卡”的認知情況
              13.在知乎關于“拿鐵和摩卡咖啡有什么區別”的問題下,有21個回答內容,如“拿鐵是濃縮咖啡加牛奶,摩卡是濃縮咖啡加巧克力加鮮奶油”“都是espresso,只不過Mocha加了巧克力,而latte的牛奶含量高而已”等。在百度知道“什么是摩卡”的回答頁面中載有“‘摩卡咖啡’又稱‘威克蘭娜咖啡’。把摩卡咖啡的酸、香醇,融入溫熱鮮奶與巧克力糖漿的甜美,一變而為最受女性歡迎的熱門飲料”等內容。
              14.北京、上海、成都、廣州、大連等地消費者在大眾點評網上對COSTA COFFEE、太平洋咖啡、星巴克、漫咖啡、Zoo Coffee等店鋪銷售的摩卡咖啡的評論內容。
              15.貝克麥堅時知識產權代理(北京)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及調查人員在北京市國立公證處公證人員的監督下,于2015年11月在北京市西城區新街口地區、西四地區及北京市順義區天竺地區進行不定向街頭問卷調查活動,填寫調查問卷200份,結果顯示95%的被調查者共190人知道“摩卡”咖啡。在這190人中,100%的被調查者認為“摩卡”是一種咖啡口味而不是一個咖啡品牌。在被調查者被請求列舉所知道的“摩卡”咖啡時,167人次提到星巴克,11人次提到COSTA,其余提到的有太平洋、上島等。
              貝克麥堅時知識產權代理(北京)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及調查人員在北京市國立公證處公證人員的監督下,于2015年11月在遼寧省大連市友好路新世界百貨商業區及西安路羅斯福購物中心商業區進行不定向街頭問卷調查活動,填寫調查問卷200份,結果顯示89%的被調查者共178人知道“摩卡”咖啡。在這178人中,91.01%的被調查者認為“摩卡”是一種咖啡口味,8.99%的被調查者認為“摩卡”是一個咖啡品牌。在被調查者被請求列舉所知道的“摩卡”咖啡時,156人次提到星巴克,7人次提到雀巢,其余提到的有COSTA、太平洋等。
              貝克麥堅時知識產權代理(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代理人在上海市黃浦公證處公證人員的監督下,于2015年10月在四川省成都市世紀城國際展覽中心8號館區域、天府廣場區域、人民路區域向路人隨機發放問卷調查,填寫調查問卷200份,結果顯示80%的被調查者共160人知道“摩卡”咖啡。在這160人中,81.9%的被調查者認為“摩卡”是一種咖啡口味,18.1%的被調查者認為“摩卡”是一個咖啡品牌。在被調查者被請求列舉所知道的“摩卡”咖啡時,64人次提到星巴克,22人次提到雀巢,12人次提到藍山,其余提到的有太平洋、COSTA等,另有32人次表示不知道。
              類似的問卷調查活動還在上海市和廣州市進行,問卷調查結果與前述大連市和成都市的調查結果接近。
              本案訴訟階段,慧能泰豐公司向本院另行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編號續前):
              16.商標局針對瑞昶公司申請注冊在第30類、第32類商品上的第13932142號、第13932143號、第13932149號、第13932151號、第13932152號“摩卡”或“摩卡咖啡”商標作出的五份不予注冊決定,包括(2016)商標異字第44240號決定、(2017)商標異字第22373號決定、(2017)商標異字第33865號決定、(2017)商標異字第37195號決定、(2018)商標異字第26116號決定,上述決定均認定“摩卡”屬于咖啡產品的名稱或咖啡的一個品種,五件商標不予注冊。
              17.商務印書館2014年出版的《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第八版)》關于“mocha”的釋義為“1.摩卡咖啡;優等咖啡;2.加巧克力的摩卡咖啡飲料”。上海譯文出版社2009年2月版《德語變體詞典》中記載“Mocca”與“Mokka”同義。上海譯文出版社2011年6月版《新德漢詞典》中記載“Mocca”與“Mokka”同義,有“摩卡咖啡(一種上等咖啡)”的含義。
              18.淘寶網上銷售摩卡咖啡的網頁信息,涉及“荷蘭Senseo Mocca易理咖啡軟包 摩卡口味 48片裝”“印尼ABC牌 3合1莫卡/摩卡速溶咖啡 Mocca coffee 27g*10包”“精品掛耳咖啡摩卡下單現供現磨熟豆10g*10袋MOCCA”等商品。
              瑞昶公司為證明訴爭商標未成為其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以及“mocha”與“摩卡”并非一一對應關系,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
              1.瑞昶公司在第30、32類商品上申請注冊的包括訴爭商標在內的多枚含有“摩卡”“MOCCA”的商標的檔案信息。
              2.商標評審委員會針對訴爭商標及瑞昶公司其他含有“摩卡”的商標曾經作出的多份爭議裁定和無效宣告請求裁定,結論均為維持相關商標注冊。
              3.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商評字[2013]第01700號關于第7856367號“摩咔”商標爭議裁定,裁定認定瑞昶公司第515218號“摩卡MOCCA”商標為咖啡商品上的馳名商標。
              4.星巴克公司及其他公司申請注冊和“摩卡”有關的商標的信息,包括“星巴克摩卡味”“星巴克星冰樂摩卡味”“星冰樂摩卡味”“摩卡”“摩卡甜心”“摩卡瑞比亞”等。
              5.商標局核準“維他奶摩卡咖啡”“利趣摩卡”商標注冊的裁定書,商標局認定前述商標與第515218號“摩卡MOCCA”商標不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
              6.上??Х绕髽I協會于2015年11月18日出具的書面證明,其中提到“‘摩卡MOCCA’品牌系列在咖啡行業內具有較高的美譽度,忠誠度,該品牌產品產量大,銷量高,銷售范圍覆蓋全國二十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2012年‘摩卡MOCCA’品牌被國家工商總局評為咖啡行業內的馳名商標,‘摩卡MOCCA’不存在是一類風味的咖啡產品名稱?!?/font>
              7.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3年12月作出的《關于上海雀巢有限公司涉嫌侵犯“摩卡MOCCA”商標專用權案調查情況的報告》,報告系就瑞昶公司和摩卡食品有限公司的投訴所作出的調查。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認為,上海雀巢有限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即溶咖啡包裝上使用“摩卡咖啡”涉嫌侵犯瑞昶公司的“摩卡MOCCA”注冊商標專用權。同時指出,隨著我國社會生活的發展和咖啡文化普及,普通消費者大多認為“摩卡”或“摩卡咖啡”是咖啡的一種種屬或產品名稱。鑒于此案涉及面廣泛,對當事人和相關行業影響重大,建議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研究后統一部署案發地工商機關處理。
              安徽省蕪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4年12月針對蕪湖大潤發商貿有限公司、沃爾瑪深國投百貨有限公司蕪湖中山北路分店、錦江麥德龍現購自運有限公司蕪湖弋江商場、安徽歐尚超市有限公司蕪湖花津南路店、北京華聯綜合超市股份有限公司蕪湖分公司銷售“可比可摩卡咖啡”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作出的責令改正通知書。
              8.梁實秋編1963年版《最新實用英漢辭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摩加(阿拉伯西南端之一海港);來自摩加的一種咖啡;一種制手套用的軟山羊皮;加有咖啡的,加有巧克力與咖啡的”。商務印書館1984年版《英華大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穆哈(也門一港口名);(原指阿拉伯產的)穆哈咖啡[又叫Mocha coffee];上等咖啡;穆哈皮;穆哈(調味)香料[用咖啡(或與巧克力混合)制成的調味浸劑]……”。1984年版《牛津現代高級英漢雙解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摩卡”。山西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最新·牛津現代高級英漢雙解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穆哈咖啡(一種優質濃咖啡,原由阿拉伯穆哈港裝船輸出);穆哈調味料(用穆哈咖啡和巧克力混合制成)……”。
              本案訴訟階段,瑞昶公司向我院另行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編號續前):
              9.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七份行政裁決。包括商標評審委員會針對瑞昶公司申請注冊在第30類、第32類商品上的第13932142號、第13932149號、第13932151號、第13932152號“摩卡”或“摩卡咖啡”商標作出的四份不予注冊復審決定,上述決定均認定“摩卡”不構成使用在咖啡商品上的通用名稱,前述商標予以核準注冊。商標評審委員會針對瑞昶公司已注冊的第515218號“摩卡MOCCA”商標、第9199914號“摩卡MOCCA及圖”商標、第6446943號“摩卡咖啡MOCCA及圖”商標作出的三份無效宣告請求裁定,裁定均認為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摩卡”已成為咖啡商品的通用名稱,前述商標予以維持注冊。
              針對瑞昶公司提交的證據6,慧能泰豐公司主張通過中國社會組織公共服務平臺、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以及百度搜索查詢,均未找到“上??Х绕髽I協會”的相關信息,該協會出具的證明不具備真實性和證明力。
              針對慧能泰豐公司提交的證據9,瑞昶公司主張廈門市烘焙與咖啡協會成立于2011年6月15日,晚于訴爭商標申請日,且地方性協會系由各地咖啡商家組成的非營利社會團體,不具有正式性和權威性。協會網站中的文章大多來源于網絡,內容缺乏真實性和客觀性。
              另查,根據中央機構改革部署,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的相關職責由國家知識產權局統一行使。
              以上事實,有訴爭商標檔案、慧能泰豐公司與瑞昶公司在行政階段和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材料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
              2019年4月23日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雖已于2019年11月1日起施行,但因本案考察的是訴爭商標是否因核準注冊后變化為其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而應予撤銷,而原告提出撤銷申請的時間以及被告作出被訴決定的時間均處于修改前商標法施行期間,故本案應適用修改前商標法。
              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訴爭商標是否已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咖啡類商品的通用名稱,從而應當依據修改前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撤銷其在全部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冊。
              根據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注冊商標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稱的,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注冊商標。
              一、關于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中“成為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的判斷標準以及訴爭商標是否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咖啡類商品的通用名稱
             ?。ㄒ唬r間標準
              審查判斷訴爭商標是否成為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中的通用名稱,一般應以當事人向行政審查部門提出撤銷申請時的事實狀態為準,行政機關審查及法院審理過程中事實狀態發生變化的,以審查及審理時的事實狀態判斷其是否成為通用名稱。理由如下:
              首先,因依據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申請撤銷注冊商標的理由是該注冊商標已經成為所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故撤銷申請人有義務在提出撤銷申請之時舉證證明該理由成立。
              其次,注冊商標通用化的過程可能是逐漸演變、不斷發展變化的,如果審查或審理過程中產生的證據能夠進一步說明注冊商標通用化的趨勢和事實,而不予考慮,則當事人只能依據該事實另行提出撤銷申請。如此一方面程序上不經濟,另一方面對其他經營者亦不公平。原因在于,注冊商標成為通用名稱后,意味著其不再具備區分商品來源的功能,其他經營者根據商標法的規定有正當使用的權利。但根據商標法第五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被撤銷的注冊商標,其注冊商標專用權自商標局公告之日起終止。此意味著從注冊商標成為通用名稱到注冊商標權利滅失可能會有較長的時間差。由于注冊商標通用化的判斷通常會考量商標權利人對他人將其注冊商標作為商品名稱使用的行為的態度,故其他正當使用的經營者很可能會面對商標權利人發起的維權行為。因此,前述時間差(指注冊商標從成為通用名稱到權利滅失之間的時間差)越長,對其他經營者越不公平,對競爭秩序的維護越不利。而采納審查和審理過程中的事實,避免重新啟動撤銷程序,有利于縮短前述時間差,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前述論證是從注冊商標逐漸不可逆的滑向通用名稱的角度出發的,事實上,這一過程也可能并非單向的。比如汽車商品上的Jeep商標,一段時期內相關公眾存在將其指代一種車型的傾向,但后來Jeep是一個汽車品牌而非一款車型的認識得到了強化。因此,如果審查或審理過程中產生的證據及反映出的事實對商標權利人有利,亦應予以考慮,并在此事實基礎上作出是否成為通用名稱的判斷。
             ?。ǘ┑赜驑藴?、程度標準和整體判斷原則
              若相關商品的生產經營及消費活動地域特征明顯,如由于歷史傳統、風土人情、地理環境等原因形成的相關市場固定的商品,一般在相關地域范圍內考察某一標志是否構成通用名稱。反之,若相關商品的生產經營及消費活動地域特征不明顯,則一般應在全國范圍內考察某一標志是否成為通用名稱。比如咖啡屬于地域特征不明顯的商品,應當在全國范圍內予以考量。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條的規定,訴爭商標屬于法定的商品名稱或者約定俗成的商品名稱的,應當認定其屬于通用名稱。對于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所述的“成為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來說,一般較少發生在法定商品名稱的場合,而是常見于約定俗成的商品名稱。如果相關公眾普遍認為某一名稱能夠指代一類商品,則應當認定其構成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這里所稱的相關公眾,包括商品的消費者和相關生產經營者。所謂“相關公眾普遍認為”,考察的是相關公眾認知的普遍性,而非絕對性。
              判斷訴爭商標是否成為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應當遵循整體判斷原則。如果訴爭商標因為包含其他顯著部分而在整體上能夠發揮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則不應因其同時包含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而予以撤銷。反之,如果訴爭商標中除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外,還包含其他部分,但該其他部分的加入并不能使得訴爭商標整體上具備顯著特征,則應予撤銷。
             ?。ㄈ┰V爭商標是否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咖啡類商品的通用名稱
              如前所述,判斷訴爭商標是否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咖啡類商品的通用名稱,應當從訴爭商標整體出發,根據原告提出撤銷申請之時直至被告審查和本院審理之時,全國范圍內相關公眾的普遍認知來判斷。
              從訴爭商標標志本身來看。訴爭商標由中文“摩卡”及英文“MOCCA”組成,其中漢字部分的兩點及英文部分的“O”由咖啡豆圖案代替。在案證據表明,“摩卡”并非由第三人獨創或臆造的詞匯,其有指代位于也門紅海岸邊的一個港口城市等含義。追溯其歷史淵源和文化背景,早在十六到十七世紀,摩卡曾是全世界最大的咖啡貿易中心。由此可知,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摩卡”或“MOCHA”即與咖啡商品存在特定關聯。
              從消費者的認知情況來看。原告提交的證據13反映出消費者認為摩卡是一種特定口味的咖啡,并將摩卡與拿鐵并列比較。證據14反映出各地消費者對不同品牌咖啡店銷售的摩卡咖啡的評論,評論顯示了消費者對各店銷售的摩卡咖啡的好惡,側面反映了消費者將摩卡認知為一種咖啡口味的情況。證據15體現的是消費者認知度調查情況,北京、上海、廣州、大連、成都的調查結果顯示,約80%-90%的被調查者知道摩卡咖啡,其中又有約80%-90%以上的被調查者認為“摩卡”是一種咖啡口味而不是一個咖啡品牌。前述調查選擇了不同地域的五個城市,在公證人員的監督下采用街頭問卷的方式進行,通過對一定數量樣本的采集得出調查結果。第三人雖對調查的客觀性和代表性有質疑,但并未提出相應反駁證據。以上證據表明,“摩卡”已經被各地消費者普遍認知為一種咖啡口味。
              從同業經營者的使用情況來看。證據10、11、12表明COSTA COFFEE、MAAN COFFEE(漫咖啡)、COFFEE BENE(咖啡陪你)、太平洋咖啡(Pacific Coffee)、上島咖啡等多個連鎖咖啡店均提供摩卡口味咖啡,Nestle雀巢咖啡、Maxim麥馨咖啡、Mings銘氏咖啡等多個即溶咖啡品牌均推出摩卡口味咖啡,另有不少商家銷售摩卡咖啡專用設備。證據14、15從消費者的角度反映了同業經營者營銷摩卡口味咖啡的狀況。亞洲咖啡協會、福建省咖啡業協會等多個行業協會網站中關于“摩卡”的介紹文章亦反映了當下咖啡行業經營者的普遍認知和經營情況。以上證據表明,“摩卡”已經廣泛被其他同業經營者作為商品名稱使用。
              從第三方的介紹和報道來看。相關書籍、報紙期刊、網絡媒體中有大量關于“摩卡”“摩卡咖啡”的介紹文章,時間跨度從早于訴爭商標申請日二十多年的1990年到原告提出撤銷申請之時的2015年,既包括《廣東科技》《南方都市報》《天津日報》等地方性報刊,也涵蓋了《中國商報》《環球時報》《食品工業》等全國性報刊和專業雜志,文章大都介紹到“摩卡”是一種咖啡口味或一個咖啡品種。媒體的介紹和報道一方面是對消費者認知狀況和同行業者經營狀況的反映,另一方面會進一步推動和強化社會公眾的認知。
              從詞典的收錄情況來看。出版日期早于訴爭商標申請日的現代出版社1988年11月版《朗文現代英漢雙解詞典》中關于“mocha”的釋義即為“摩卡咖啡(紅海摩卡港出口之一種咖啡)”,上海譯文出版社2007年3月第1版《英漢大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亦包含“摩卡咖啡,優質阿拉伯咖啡”。出版日期晚于訴爭商標申請日的《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第八版)》《新德漢詞典》等中關于“mocha”的釋義也均提到“摩卡咖啡(一種優質咖啡)”等內容。即使是第三人所列舉的梁實秋編1963年版《最新實用英漢辭典》、商務印書館1984年版《英華大詞典》、山西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最新·牛津現代高級英漢雙解詞典》關于“mocha”的釋義為“摩加”或“穆哈”,而非“摩卡”,但其也都包括“一種咖啡”的含義,而“摩加”或“穆哈”只是音譯的方式不同。除傳統詞典外,百度詞典、必應詞典、有道詞典等多個網絡詞典都提到“摩卡”“mocha”是一種巧克力、咖啡和牛奶混合成的飲料。
              第三人主張訴爭商標經過其長期使用具有較高知名度,已與其形成一一對應關系,并未成為咖啡商品的通用名稱。然而,第三人并未提交直接證據證明訴爭商標的使用情況和使用規模。其提交證據6上??Х绕髽I協會的書面證明欲佐證訴爭商標的知名度,但經原告查詢并未發現該協會的資質和活動情況。其提交的證據3第515218號“摩卡MOCCA”商標被認定為馳名商標的行政裁定雖然能夠間接表明第三人有實際使用“摩卡MOCCA”商標的行為,但顯然無法反映訴爭商標在中國境內使用的持續時間、市場占有率情況、廣告宣傳情況等,更無法證明訴爭商標已與第三人建立唯一對應關系。
              綜合以上情況,本院認為,現有證據能夠證明,至遲在被告審查和本院審理本案之時,包括消費者和同業經營者在內的相關公眾已普遍認為“摩卡”指代的是一類咖啡商品,且上述認知并不限于特定地域,而是全國范圍內的普遍現象,“摩卡”已成為咖啡類商品上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
              訴爭商標由中文“摩卡”及英文“MOCCA”組成,其中漢字部分的兩點及英文部分的“O”由咖啡豆圖案代替。雖然“摩卡”的對應英文多呈現為“MOCHA”,但亦有部分詞典將“MOCCA”對應于“摩卡”。同時,考慮到“MOCCA”與“MOCHA”的發音和字母構成均十分相近,根據中國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水平,易將“MOCCA”識別為“摩卡”的音譯。而訴爭商標中的咖啡豆圖案使用在咖啡類商品上,并未增加訴爭商標的識別性。故訴爭商標作為一個整體使用在“咖啡、咖啡調味香料(調味品)、加奶咖啡飲料、做咖啡代用品的植物制劑”等咖啡類商品上,已無法發揮商標應有的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應當予以撤銷。
              二、注冊商標因成為其核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而被撤銷是否僅考慮商標權利人自身原因造成的通用化,是否以商標權利人在這一過程中存在主觀過錯為前提
              注冊商標通用化常出現在新類型商品的商標上或者在一類商品上有較高市場占有率的商標上。當相關公眾難以簡潔描述新類型商品時,該類型商品上最早出現的商標或者最具影響力的品牌,可能會被用來直接指代該類型商品,特別是當這枚商標足夠簡潔的時候。當一個品牌在一類商品上占有絕對市場優勢時,亦可能造成相關公眾直接用品牌來指代商品的情況。如果一枚商標具有一定的描述性或暗示性,但因尚未達到缺乏顯著特征的程度而獲準注冊,則通用化的風險會大于其他商標。
              注冊商標通用化的過程往往伴隨著商標權利人的不規范使用行為或者其他經營者未經許可的使用行為。如果商標權利人自身將注冊商標作為商品名稱使用,因使用規模較大從而產生注冊商標通用化的后果,此種情形下,由其承擔注冊商標被撤銷的法律后果并無爭議。如果商標權利人自身積極適當使用注冊商標,但由于其他主體將其注冊商標作為商品名稱使用以及社會公眾的原因,最終產生注冊商標通用化的后果,此種情形下,應否由商標權利人承擔注冊商標被撤銷的法律后果,有一定爭議。
              特別是,某些情形中,商標權利人并未放任其他主體將其注冊商標作為商品名稱使用,而是積極采取適當措施予以制止,商標權利人不存在主觀過錯,但客觀上未能阻止注冊商標被通用化的,應否承擔注冊商標被撤銷的法律后果,亦有爭議。
              對此本院認為,首先,商標法之所以規定注冊商標成為核定商品的通用名稱后應當予以撤銷,根本原因是此時注冊商標已無法再發揮商標應當具備的區分商品來源的功能,消費者認牌購物的基本需求無法得到保障,其他經營者自由使用公共標志的正當權利可能受到阻礙,而非出于對商標權利人未能有效維護注冊商標的懲罰。因此,它更關注的是通用化的后果是否形成,而非通用化形成的原因以及商標權利人在阻止通用化的過程中的努力。商標權利人的行為一定會影響通用化的進程和結果,但通用化的結果一旦形成,當相關公眾普遍認為該注冊商標指代了一類商品,則注冊商標理應被撤銷。
              其次,從立法部門編寫的法律釋義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釋義》中關于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釋義提到“在具有顯著特征的商標獲得注冊后,出于商標所有人的廣告宣傳不當,其對商標管理不善、保護不力,或者出于其他競爭者或者社會公眾方面的原因,有可能導致該注冊商標逐漸失去顯著特征,成為該類商品的通用名稱。對于這類注冊商標,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鼻笆鲠屃x將商標所有人自身使用不當、保護不力與其他競爭者和社會公眾的原因并列,即并未排除單獨出于其他競爭者和社會公眾的原因而造成的注冊商標通用化,而后一種情形下,商標權利人一般不存在主觀過錯。
              另外,如果注冊商標已經成為核定商品的通用名稱,但因系其他經營者和社會公眾的原因而造成,或者因商標權利人無過錯而繼續維持商標權有效,則難免增加社會成本。一是增加消費者的搜索和辨識成本。當一個標志有時指向具體的商品提供者,有時指向一類商品的名稱,會增加消費者的選擇成本。二是增加其他經營者的表達成本、溝通成本和維權成本。其他經營者如果放棄使用通用名稱來描述商品,可能會增大表達的難度,也會增加其與消費者之間的溝通成本。而其他經營者如果繼續使用通用名稱來描述商品,在商標權有效的情況下,可能會有被指控侵權的風險,雖然其他經營者可以正當使用抗辯為由排除侵權責任,但在這一過程中,一定會有時間、精力、金錢的投入。三是公權力機關處理糾紛的成本。不管是通過行政渠道維權還是司法渠道維權,都會產生不小的社會成本。而上述成本的投入所換來的,更多只是注冊商標在形式上的有效。
              因此,對于注冊商標因通用化而失權這一制度設計來說,不僅僅考慮商標權利人自身原因造成的通用化,不以商標權利人在通用化的過程中存在主觀過錯為前提,更為合理。
              具體到本案中,第三人主張訴爭商標經過其長期使用具有較高知名度,已與第三人形成一一對應關系,且第三人針對同業經營者傍名牌、搭便車的惡意侵權行為積極維權,故訴爭商標理應維持注冊。
              對此本院認為,如前所述,在案證據無法反映訴爭商標在中國境內使用的持續時間、市場占有率情況、廣告宣傳情況等,更無法證明訴爭商標已與第三人建立一一對應關系。同時,因“摩卡”或“MOCHA”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即與咖啡商品存在特定關聯,故其他經營者在訴爭商標核準注冊后、成為咖啡商品的通用名稱前,未經許可將“摩卡”作為商品名稱使用雖存在過錯,但主觀惡性不大,該行為會破壞訴爭商標與第三人之間的聯系,但難以認定屬于傍名牌、搭便車。且現有證據雖表明第三人于2013-2014年間就雀巢公司的即溶咖啡商品和“可比可摩卡咖啡”商品采取了投訴維權行為,但維權行為的范圍、力度、跨度與其他經營者使用行為的范圍和規模難以匹配,不足以證明第三人在通用化的過程中盡到了合理義務,不存在任何過錯。當然,本院并非苛責商標權利人針對所有未經許可使用其注冊商標的行為予以制止,但在注冊商標可能因通用化而失權這一制度框架下,積極維權、盡早維權,正向宣傳和引導消費者,是商標權利人應當承擔的法律義務。
              三、關于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中因成為通用名稱而應予撤銷的商品范圍以及訴爭商標是否應在其核定使用的全部商品上予以撤銷
              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為咖啡、可可制品、巧克力醬、茶飲料、糖等,原告主張訴爭商標已成為咖啡類商品的通用名稱,而“可可制品、含牛奶的巧克力飲料、巧克力醬、茶飲料、糖”等其余商品與咖啡類商品同屬非酒精類飲品或系相關配料,二者在功能、用途、原料、銷售場所、消費對象上高度重合。尤其可可是巧克力的主要原料,而摩卡咖啡中亦含有巧克力。當下市場上各種混合型飲料不斷出現,相近飲品之間可以通過一定比例混合的方式產生新的風味,咖啡、巧克力飲料、茶飲料等飲品之間的傳統界限日漸模糊。消費者在“含牛奶的巧克力飲料、茶飲料”等商品上看到訴爭商標,顯然無法將其作為商標識別。故在訴爭商標已成為咖啡類商品上的通用名稱的情況下,其使用在“可可制品、含牛奶的巧克力飲料、巧克力醬、茶飲料、糖”商品上亦缺乏顯著特征,應同時予以撤銷。
              對此本院認為,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中因成為通用名稱而予以撤銷的商品一般僅限于通用名稱所指向的商品,而不包括類似商品。原因在于,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文義本身是清晰的,即對申請注冊或核準注冊之時具備顯著特征但由于核準注冊之后的情勢變遷而成為商品通用名稱、不再具備顯著特征的商標予以撤銷。事實上,缺乏顯著特征的標志除通用名稱外,還包括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特點的標志等其他情形,注冊商標通用化雖然是最常見的失去顯著特征的情形,但不排除由于核準注冊后的使用行為導致某商標成為描述所核定商品的主要原料、功能用途的詞匯的情形。商標法并未規定所有失去顯著特征的商標均應予以撤銷或采取相應的立法模式,而是明確了通用名稱這一種撤銷情形。撤銷的法律后果是商標權的滅失。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有關撤銷通用名稱注冊商標的規定本就是在商標權利人的個體利益與廣大消費者及其他經營者的集體利益之間的權衡取舍,在法律條文字面意思清晰的情況下,不宜突破和擴大解釋。對于確已變化為所核定商品的主要原料、功能用途等特征的詞匯,根據商標法第五十九條的規定,他人有正當使用的權利。雖然正當使用抗辯有一定的適用成本,但至少其他經營者有免責的法律依據,基本權益能夠得到保障。
              具體到本案中,雖然“可可制品、含牛奶的巧克力飲料、巧克力醬、茶飲料、糖”與咖啡類商品在功能、用途、銷售場所、消費對象上趨同或有一定相關性,且摩卡口味咖啡在制作中一般會加入可可粉加工而成的巧克力,但并無證據顯示“摩卡”屬于“可可制品、含牛奶的巧克力飲料、巧克力醬、茶飲料、糖”商品的主要原料或已成為描述前述商品特征的詞匯,訴爭商標注冊使用在前述商品上,難以認定缺乏顯著特征。并且,即便訴爭商標注冊使用在前述商品上,由于可能造成相關公眾對商品原料的聯想而識別功能較弱,如上所述,此種情形適用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予以撤銷,亦缺乏法律依據。

            裁判結果
              綜上所述,鑒于訴爭商標已成為咖啡類商品的通用名稱,故應在其核定使用的“咖啡、咖啡調味香料(調味品)、加奶咖啡飲料、做咖啡代用品的植物制劑”商品上予以撤銷。訴爭商標未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其他商品的通用名稱,原告請求依據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撤銷訴爭商標在“可可制品、含牛奶的巧克力飲料、巧克力醬、茶飲料、糖”商品上的注冊,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作出的被訴決定認定事實部分有誤,本院依法予以撤銷。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項之規定,本院判決如下:
              一、撤銷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商評字[2018]第18995號關于第9199914號“摩卡MOCCA及圖”商標撤銷復審決定;
              二、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就原告北京慧能泰豐信息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針對第9199914號“摩卡MOCCA及圖”商標提出的撤銷復審申請重新作出決定。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一百元,由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負擔(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原告北京慧能泰豐信息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可在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第三人瑞昶貿易股份有限公司可在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向本院提交上訴狀及副本,并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人民幣一百元,上訴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周麗婷
              人民陪審員   蔣莉莉
              人民陪審員   劉敬文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法 官助 理    董  欣
              法 官助 理    高  雪
              書  記  員    曾彩云

              附圖:
              

              來源:知產北京
            • 聯系我們
            • 北京市海淀區阜成路北三街8號
            • 電話:86-10-68014071
            • 傳真:86-10-68018055
            • 郵箱:cta@cta.org.cn
            • 協會微信
            • 協會微博
            版權所有:中華商標協會    京ICP備06065018號             技術支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經濟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中華商標協會    京ICP備06065018號
            技術支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經濟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中華商標協會  京ICP備06065018號     技術支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經濟信息中心